首 頁 公司簡介 視頻展示 產品展示 新聞中心 售后服務 聯系我們
高空升降平臺
升降平臺 | 升降貨梯
鋁合金高空作業平臺
剪叉式高空作業平臺
車載式升降機
自行式高空升降平臺
高空取料車 登高梯
家用升降機
電動叉車
電動搬運車
電動堆高車
電動牽引車
電手動平臺車
手動叉車
手動搬運車
手動升高車
靜音手推車
高起升、電子稱搬運車
四輪機動叉車
四輪內燃叉車
四輪電動叉車
倉儲設備
塑料托盤
金屬托盤
倉儲貨架
倉儲籠、周轉箱
登車橋 卸貨平臺
卸貨平臺 汽車尾板
移動、固定登車橋
油桶叉車 油桶夾
油桶搬運車 油桶夾
油桶堆高車 倒油車
工業用品
軌道平板車、電動吊車
叉車配件
上將王建平落馬記:父親老革命 兒子“包工頭”
作者: 來源:長沙叉車,金旭叉車  時間:2017/1/17 13:00:42 

原標題:父親是老革命,兒子是“包工頭”:現役上將王建平落馬記

在2016年的倒數第二個工作日,12月29日下午,國防部新聞發言人楊宇軍在例行記者會上證實,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武警部隊原司令員王建平因涉嫌受賄犯罪,軍事檢察機關已對其立案偵查。

從時間節點上看,這是2016年反腐的收官之“虎”;從軍隊反腐來看,這刷新了兩項“紀錄”:十八大后第一個落馬的現役上將,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成立后第一個被查的“軍老虎”。

 

當年熱鬧的王家小院如今一片蕭瑟

公開報道中,王建平最后一次現身是在2016年6月召開的全軍實戰化軍事訓練座談會上,他做了題為《教戰練將,大力抓好戰略戰役訓練》的發言。兩個月后,香港媒體《南華早報》率先曝出王建平被查的消息,稱8月25日王建平在成都被帶走,其妻子和秘書同時在北京被帶走。隨后,10月底的十八屆六中全會上,身為中央委員的王建平并未露面,進一步引發人們的猜測。

王建平是現役上將,在他之前還有3名退役上將落馬,分別是徐才厚、郭伯雄和田修思。

曾有軍方人士對媒體表示,王建平是早晚要出事的,軍隊里流傳已久。同樣有此預感的,還有王建平父親王振海的老鄰居們。

王振海在遼寧省撫順市住了近60年。“我們撫順有個說法,在南臺、北臺住的都是達官貴人。”撫順當地人介紹道。南臺、北臺最早都是日本人建的小洋樓。新中國成立后,撫順市委辦公地點設在附近,不少市領導就近住了進來。后來小洋樓大多拆了重建。曾擔任撫順礦務局黨委書記兼局長、撫順市委副書記的王振海也住在這里。

如今看來,這片小洋樓已有些老舊。王振海在礦務局的老部下崔載述對《環球人物》記者說:“這房子的居住條件并不好,雖是兩層小樓,但房間面積不大,布局不合理,甚至沒有客廳。市里曾提議給王振海換房子,但他沒有同意。每到10月,房子的光線會被前面的樓房擋住,家里就很冷。”于是大約從2010年起,王振海夫婦每年10月都前往北京過冬,來年5月再回到撫順。王振海于2015年去世,他的老伴商秀蘭(音)也在一年后離世。

據知情人士說,王振海在河北石家莊市贊皇縣老家原有一個妻子,生了一兒一女。后來王振海離開家鄉,參加革命工作,工作中又與商秀蘭相識、結合,又生了三子三女。王建平是商秀蘭生的第二個兒子,他的哥哥已去世,弟弟原來在撫順的媒體工作,后來去了北京一家媒體。

王振海夫婦同子女合影,后排右二為王建平(資料圖片)。

王振海住在撫順的時候喜歡在院子里種菜、種花,一片生機盎然的樣子。如今已人去樓空,王振海當年搭起來的葡萄架,了無生氣地立在寒風中。偶爾也有人出入小院,那是王振海小兒媳家的親戚。一位鄰居說:“之前他家小兒子的岳母曾經在這里住過一段時間,現在也不來住了。”

這處小院從熱鬧到蕭瑟,只花了幾年時間。幾年前,當王建平還是武警部隊司令員的時候,這里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當時小院鮮花盛開,門口車來車往,葡萄架下人來人往,從早到晚都不消停。市里的武警戰士、省里的武警戰士、地方上的領導,都常來走動。據說王建平曾放話,誰再去就撤誰的職,但也沒起作用。”王振海家的鄰居對《環球人物》記者說,“他們今天來送苗,明天來松土,后天再來找別的活兒干。有時候不等王振海從北京回到撫順,小院的一畦菜地早已被翻好地、種好苗,收拾得極規整。”

但商秀蘭不愿拿好處、收東西。送東西的人因此要頗費一番心思。“院子里擺過一條武警戰士送來的靠背長椅,是破舊的椅子上面刷了一層新漆,這樣商秀蘭才收了,要是新椅子她肯定不要。”當地住戶透露,“她還不同意王振海接受宴請,于是不少人就帶上吃食來找王振海,坐在院子里吃,商秀蘭覺得這不是請客,才稍微能接受。王建平氣勢最盛的時候,這院子里真是熱鬧非凡。”

2014年12月,王建平調任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級別沒變,但離開了武警部隊司令員的崗位。而在半年前,中央決定開除原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黨籍、軍籍、取消其上將軍銜,軍中反腐的大幕已拉開,撫順當地人對王建平的調任也高度敏感,“拿掉王建平的實權是為了揭武警部隊貪腐的蓋子”的傳聞漸漸多起來,王家小院的熱鬧勁兒馬上煙消云散。

“原來有鄰居常跑去王振海家幫忙收拾菜地,這時也不去了。其他鄰居就調侃道,瞧這眼力見兒。”王振海的鄰居回憶,“武警戰士更是沒人來了。以前一下雪,王家門前一整條街都被掃得干干凈凈;2015年元旦后的第一場雪,沒人來掃,我們開玩笑說:‘再也借不上王家的光了。’”

如此明顯的變化,王振海夫婦多少有所察覺。在崔載述的印象中,王振海的身體不錯,但王建平調任副總參謀長不到一年,王振海就在北京去世了。崔載述覺得,“王振海干過革命,一輩子經歷過多次政治起落,心里該是明白的”。他到北京參加王振海的葬禮,見到了王建平,“參加葬禮的人并不多。”鄰居也發現,商秀蘭的情緒低落。“以前鄰里之間紅白喜事的份子錢,她都找理由把錢還了回去。老兩口這么快就前后腳去世了,跟王建平的事肯定有關系。”

老革命的家風斷代了

其實在撫順,王振海的名氣要遠大于王建平。

王振海1920年出生于贊皇縣的一個農民家庭,“七七事變”后參加了當地的抗日斗爭,后來又參加過解放石家莊、太原的戰斗以及平津戰役等。之后,按照中央解放全中國的統一部署,他隨大軍渡江南下,先后任福建惠安縣縣長、福建省軍區第五分區武裝部副部長、泉州地委副專員等職。1954年,王振海作為支援東北建設的干部,奉調到遼寧工作。此前一年,王建平出生。

王振海到撫順后,擔任老虎臺礦黨委書記、礦長。“那時老虎臺礦就是1萬職工的大礦了,是全國規模最大的煤礦之一。王振海剛上任時對煤礦一竅不通,但他好學,每天早上六七點,就讓礦上的工程師給他上課,后來熟練掌握了各種技術知識。”

崔載述回憶道,“他給人的印象頗好,為人正派。工人對王振海很擁護。1958年大躍進期間,王振海抵制破壞生產規律的做法,被錯劃為右派,調到了龍鳳礦。后來老虎臺礦多次發生事故,工人再三呼吁王振海調回來,覺得他是一個能帶頭、有作為、按規律辦事的領導。1962年王振海又回到了老虎臺礦。”

王振海曾見證了撫順煤礦產業的鼎盛時期。圖為撫順西露天煤礦。(本刊記者朱東君攝)

上世紀60年代,王振海被調到撫順市礦務局工作。當地有句話,“先有礦務局,后有撫順市”。撫順市檔案局前局長金鐸對《環球人物》記者解釋說:“撫順是座因煤而興的城市,撫順礦務局的歷史超過百年。從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起,慣例就是礦務局黨委書記兼市委常委。”王振海在撫順礦務局先后任第一副局長、局長、黨委書記等職,繼而出任撫順市委常委、市委副書記。1980年,王振海調任中國煤炭地質總局黨委書記,兩年后退休,回到撫順養老。

在鄰居的眼里,王振海沒什么官架子。有鄰居曾想借用兩家宅院間的公共區域,王振海二話沒說就讓了出來,“他特別能為別人著想,還時常拿錢資助貧困學生”。

王振海退休后也像個老頑童,喜歡開玩笑。“他還喜歡寫字,常送給我們。下次再見到,就會問:‘你把我的字裱起來了沒有啊?’”金鐸說,“王振海去世前幾年,將自己收藏的一些字畫捐給了撫順市檔案館,他說,‘小毛(小兒子)和建平也都想要,我講你們想要你們自己去弄,我的要捐給檔案館。’”

當然,王振海對自己這個上將兒子是很引以為傲的。崔載述記得他去王振海家時,“他會特意給我看王建平與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合影,以及印有王建平形象的掛歷。”鄰居們說,王建平很少回撫順,“但每次要回來,王振海就特別高興,會忍不住和別人講,‘我兒子要回來了!’這時老伴商秀蘭就出來責備他,‘不是說了不要講嗎?’如果王振海拿王建平的照片給別人看,商秀蘭也會阻止他,‘不是說了不要看嗎?’”

在外人眼里,商秀蘭嚴謹、低調。“她多年疾病纏身,但凡事盡量親力親為。有一年商秀蘭拎了壺開水,上樓給王振海灌熱水袋,一步沒站穩,整壺開水澆在胳膊和身上,嚴重燙傷,休養了好久才痊愈。”她對孩子管教很嚴,據說王建平兒時頗為頑劣,有一次偷了老鄉家的黃瓜,邊走邊吃,剩下的裝在書包里。商秀蘭發現后當場打了他,帶著他把黃瓜送回去,吃掉的還另付了錢。

王建平步步高升,商秀蘭卻是處處小心,生怕給兒子帶來不好的影響。“小兒子夫婦原來與兩位老人同住。小兒子愛喝酒,商秀蘭便經常告誡他不要老去外面喝,影響不好。”鄰居們說,“在商秀蘭的打理下,家中基本上見不到與王建平相關的物品。有人上門求辦事,王振海都會撂一句‘去找老商,我說了不算’。商秀蘭要是也推脫不了,就會和王建平的妻子聯系。”

王振海的一個鄰居清楚地記得:“王建平的母親商秀蘭跟我聊天時,曾提到不喜歡孫子做生意。我隨口問了句,‘他做什么生意?’商秀蘭就嘆氣:‘我也搞不清做的什么,反正各地都有生意,我覺得做生意不好。’”

王建平有一個兒子,在王建平被調查后,媒體報道稱,他的兒子包攬了不少武警部隊的工程,還有一些工程由他兒子“發配”給承建商,王建平對此明知故縱,使兒子大發其財。老人的預感何其準確,優良的家風不在了,麻煩也就來了。

從乙種師走出來的優秀師長

王建平曾經是一名優秀士兵。1969年,16歲的他參了軍,先后在錦州任炮兵42團團長,第四十集團軍炮兵旅參謀長、副旅長、旅長。1992年,他擔任第四十集團軍120師師長,駐扎在興城郊外。

《環球人物》記者接觸到的撫順人,大多認為王家在部隊并沒什么影響力,王建平的升遷應該不是依靠王振海的關系。當地流傳著一個傳奇故事來解釋他的升遷——傳說王建平在1969年入伍后,作為新兵參加了珍寶島自衛反擊戰。他半夜外出尋冰解渴,卻發現了一輛蘇軍坦克,立即上報,我軍俘獲這輛坦克,并推進了我國坦克的研制,王建平因此立功。但了解王建平的人說,這個傳說不可信,王建平沒有上過戰場。

還有人把王建平的快速升遷歸因于他的岳父,稱王建平在錦州服役期間被部隊領導看中,領導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他。這一婚姻細節得到知情人士的確認:“王建平的岳父曾是沈陽部隊里級別較高的領導,但在上世紀80年代初已經退休,那時王建平的職位還不高,談不上岳父提攜。他后來的迅速升遷應該是憑借自身過硬的素質。他當連長的時候,帶的連就是非常好的連;當營長的時候,帶的營就是非常好的營。而且那時候部隊提干標準很嚴,不存在買官賣官的情況,優秀的戰士才能當班長,優秀的班長才能當排長。實事求是地說,那時的王建平表現確實非常不錯。”

120師誕生于抗日戰爭的烽火硝煙中,由抗日游擊隊發展而來。后來與118師、119師同屬第四十集團軍。“當時只有118師是甲種師,也就是主力部隊;120師是乙種師,并不是第四十集團軍著重培養的對象,提干也往往從118師選,而不是從120師選。”知情人士介紹說,“但王建平任120師師長期間,狠抓部隊建設,提出要克服乙種師難作為的思想,乙種師也要創造像甲種師一樣的工作成績,要做到部隊像部隊的樣子,營區像營區的樣子,軍人像軍人的樣子。此后,120師在軍事訓練、營房建設


两码中特116期